印度独特的送餐业务 达巴瓦拉让丈夫吃上妻子亲手做的午饭

栏目:奇事 发表于:2020-01-15 16:01查看: 21
达巴瓦拉骑【车在】固定【区域】收取饭盒【如今】,【无论】【是在】繁忙的【工作】日,还【是在】【放松】的休息日,【我们】都【习惯】【了在】手机上【通过】的送餐APP点外卖。【然而】在印度...

  

  达巴瓦拉骑【车在】固定【区域】收取饭盒

  【如今】,【无论】【是在】繁忙的【工作】日,还【是在】【放松】的休息日,【我们】都【习惯】【了在】手机上【通过】的送餐APP点外卖。【然而】在印度孟买,送餐业务【已经】活跃【了一】【个多】世纪——但和【我们】【熟悉】【的外】卖【不同】,送餐者【并不】为【任何】餐厅服务,每周【六天】,【他们】【上门】收取每家自【制的】盒饭,靠着【步行】、自行车【和火】车,在午餐时段,将饭盒准点送达客户的【工作】【地点】,让在市区【工作】的17万职员,吃上【自己】妻子亲手【做的】午饭。

  在孟买,【这些】穿着【白色】棉质印度服装,戴着【白色】船形帽【子的】送餐【者有】【一个】【统一】【的名】字:达巴瓦拉。在印度语中,“达巴”指用铝或锡制【成的】圆形饭盒;“瓦拉”意指对前【面的】词有【动作】【的人】,合在【一起】即“送饭盒【的人】”。

  【尽管】送饭盒听【起来】【简单】,【但它】在孟买却【高度】专业,是【这个】【城市】文化【的一】【部分】。据说,【这个】【概念】始于英属印度【时期】,1890年【左右】,一【个名】叫玛哈德奥【的人】找来100人,【率先】为【吃不】惯当地食【物的】殖民者做【起了】送餐服务。但【这一】行业【能在】孟买【百多】【年来】长盛不衰,【某种】【程度】【还是】【因为】当地【人口】【众多】。首先,孟买房价堪称印度【第一】,【即便】中产阶级,也【大多】住在市郊。【他们】清晨6点【左右】就离家上班,中午【无法】回家吃饭。其次,【不少】印度已婚男子【十分】守旧,【喜欢】妻子【做的】饭食。【在他】们【眼中】,自家饭【的口】味和分【量都】对胃口,【而且】健康营养。【其三】,在孟买市【中心】【许多】经济型餐厅,【如果】不【事先】预订,中午【就餐】高峰【时间】【很难】有座。

  每天早晨9点,达巴瓦拉就【开始】【收集】饭盒,【每个】达巴瓦拉【都有】【单独】的取送餐【区域】。当【他们】将【大约】30份饭盒送到当【地的】办公室或火车站后,【这些】饭盒【会被】分类整理,【重新】分配的饭盒被【他们】【带上】火车送往【目的】派送【区域】。【到达】后,【这些】饭盒还将被【再次】分类,【通常】,一份饭盒【至少】要【经过】三四【人的】手,【才能】【最终】【抵达】目【的地】。下午,达巴瓦拉【需要】从尾【到头】地【重复】【整个】【过程】,在18点前把空饭盒送还到【每个】主妇【手中】。

  

  饭盒【被集】【中分】类整理,再转运分发

  历史悠久,长盛不衰

  就【这样】,5000名达巴瓦拉每天【穿梭】在孟买复【杂的】人际【网络】和阶层中,平均每【人每】天【工作】12小时,骑近18【公里】【的自】行车,年复【一年】,日复一日,【风雨】无阻。【这也】【成了】【电影】【的灵】感,从《美味情书》《午餐盒》中【能一】窥他【们的】【工作】【面貌】。

  【不仅】可靠还价格【便宜】

  【一大】早,基兰·哈万达就骑上【他的】自行车奔【波在】下帕雷尔区收取饭盒。“在孟买,【只有】达巴瓦拉【效率】【最高】。”【他说】。

  哈万达【说得】【没错】,【这个】组织【的效】率【极高】——及时是关键。饭盒【必须】在每【天中】午1点前送到客户【手上】,达巴瓦【拉的】协调员苏波得·桑戈说,送晚【的话】【整个】【城市】【可能】【都会】【受到】【影响】,路人和交通警察等【都会】给【他们】让路,“【如果】【你在】街上看【到一】个达巴瓦拉,【你会】把路【给他】让【出来】。”

  【即使】【到目】【的地】只【需要】15【分钟】,达巴瓦拉【也会】争取【提前】1小时送到。桑戈【解释】:“【这样】【一旦】【出现】【差错】【就可】【以及】时补救。”每15~20个达巴瓦拉会配1个候补【人员】,【一旦】【有人】因故迟到,候补【人员】【可以】【立即】补救。

  2010年,哈佛商学院发布【了他】【们的】个案报告:《使命必【达的】达巴瓦拉服务》,报告【中把】达巴瓦拉【评为】“六西格玛”,【意思】【是他】【们在】每100万次交易【中的】【出错】率少于3.4次。也【就是】说,从取餐到送餐,每天来回【大约】20万次,【一年】【之中】,【只有】400次多【一点】的取送餐未按时取送或【出错】。

  达巴瓦拉独【特的】配送机制【不仅】便捷高效、口碑好,在恶劣天气下也【保证】准时送达。【此外】,还【有不】容忽视【的优】势——【便宜】。“【我们】不【喜欢】手机软件,”从事活动策划【的拉】什米卡·沙阿【说道】,她雇了达巴瓦拉给【她在】孟买证券交易所上班的丈夫送餐,“【他们】【来送】餐,【我们】很【放心】。”

  雇【一个】达巴瓦【拉的】费用为每月800-1200卢比(约85-127元人民币)。桑戈说:“【人们】【觉得】送餐到【自己】办公室【这种】服务很【奢侈】,【但是】【我们】【可以】让每【个人】,从保安到公司首席【执行】官都用【得起】。”

  天书【似的】复杂编码

  【如果】【早上】取餐迟到次数【超过】两次【或者】三次,达巴瓦拉【会被】解雇;客户【甚至】【也要】严格遵守守【时的】规定,【如果】迟交饭盒的【情况】【频繁】【发生】,【这个】客户【也会】被【舍弃】。

  【虽然】每天取餐送餐的【时间】紧迫,但【大多】数【时候】,达巴瓦拉看【上去】都挺悠闲,【他们】总【是一】边分拣餐盒,【一边】【互相】打趣聊天。但当送餐【真正】【开始】后,他【们会】【突然】【变得】风风火火【起来】。12点45分,“【如果】【你想】【见识】下【惊慌】失措的达巴瓦拉,这【就是】最佳【时机】。”桑戈说,【此时】【还没】【完成】送餐【工作】的达巴瓦拉会骑【着自】行【车在】街上【飞奔】,【然后】【呼啸】【着冲】进办公楼。

  据说达巴瓦拉刚【出现】时,为区分【不同】客户【的地】址,曾在饭盒上缠满【各种】颜【色的】丝带。后来丝带被复【杂的】编码所替代——【不同】的颜色【代表】【不同】【的区】域、街区,【不同】符号,横杆、打叉、圆点等则【代表】【街道】、【建筑】物【甚至】楼层。【对于】外行【来说】,【这些】编码看【似天】书,但达巴瓦拉却【能一】【看就】懂。

  达巴瓦拉能投入这份【工作】,【部分】【原因】是【因为】薪水【不错】,每【月大】约12000卢比(约人民币1270元)。在印度,【对于】非【技术】工【人来】说,【这些】钱【足以】养家糊【口了】。达巴瓦拉【的名】声也【让这】份【工作】颇受尊重,【会有】额【外的】津贴,【比如】手机话费折扣和专为达巴瓦拉【孩子】们【提供】的奖学金。但【他们】对【工作】的热忱,【还有】更深【层次】【的因】素。达巴瓦拉【几乎】【无一】【例外】都【来自】瓦卡里社群,【他们】【信仰】印度神毗塔拉。毗塔拉告诫【人们】,【给予】食物【是你】能【做出】【的最】伟大奉献【之一】。桑戈说:“达巴瓦拉【认为】,【他们】在赚钱的【同时】,还【获得】了修【行的】【机会】。”

  【网络】外卖向达巴瓦拉取经

  【由于】【效率】高、口碑佳,【网络】外卖企业【纷纷】向达巴瓦拉取经。达巴瓦拉专门【开辟】【了一】条整洁的参观线路,用于接待像联邦快递和亚马逊等快递巨头。英国维珍集【团的】创始人理查德·布兰森也曾抽【一天】【时间】【学习】他【们的】【秘密】。【但这】【几年】,基于手机APP的便捷派送服务在印【度越】【来越】流行,达巴瓦拉【还能】【保持】【优势】吗?

  印【度的】食品派送正【受到】【新一】代【科技】创业【者的】【关注】,美国创业【加速】器“创业500强”【的合】【伙人】潘卡吉·贾因说,食品派送【绝对】是印度【技术】创【业者】看【中的】新【领域】。【同时】他【认为】,【这个】【领域】【需要】【发展】,但【不能】照搬硅谷的商业模式到印度,“印度食品派送2.0【时代】【应该】是【技术】【化的】达巴瓦拉们。”

  贾因【并不】是【唯一】【一个】有此【想法】【的人】。印度本土企业“【奔跑】【者外】卖”的【联合】创始人兼首席【执行】官莫伊特·库玛说,【他们】【进军】孟买市场【的时】候,曾向达巴瓦拉请教【了不】少【问题】。【这家】公司跟200【多个】达巴瓦拉签下兼职合同,当【他们】午餐派送【完成】后【可以】【继续】为公司【工作】。

  【另外】【的一】些公司则盘算着【采用】高【科技】【技术】【帮助】达巴瓦拉,【比如】GPS导航【技术】【可以】【帮助】改进派送路线。【不过】,达巴拉瓦【是否】【能接】受新【技术】还【不太】【确定】,【毕竟】【他们】【中的】【大部】分已年过半百,且不【打算】退休。

  桑戈说,印度人民对健康饮食【的狂】热,对达巴瓦【拉来】说【绝对】【是好】事,【越来】越【多的】食品公司【找到】【他们】来【完成】派送【任务】。【这些】新公司给的报酬让达巴瓦【拉的】月薪从12000卢比涨【到了】20000卢比(约2110元人民币)。【不过】,桑戈不【认为】达巴瓦【拉的】【核心】业务会【改变】,“【新的】公司会【给予】客户【好的】服务,仅【仅是】【因为】【他们】【想要】【占领】市场,”【他说】,“但达巴瓦拉【的动】因【是服】务他【们的】顾客【就像】服务他【们的】神【一样】。”

相关阅读